微博面临前狼后虎,还能战否?

微博面临前狼后虎,还能战否?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雷达财经,作者 | 孟帅,编辑 | 深海

赚钱难的微博盯上会员改名服务

利润方面,第二季度,微博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30万美元,上年同期为8103万美元,同比下滑65%。

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7月月活排名前10的应用中,主打社交的微信、QQ以10.11亿、6亿的月活分列榜单榜首和第七的位置,近年在短视频、直播赛道异军突起的抖音、快手也分别以7.15亿、5.1亿的月活高居榜单第五和第八的位置,而微博未能跻身榜单前十,以4.9亿的月活卡在第11的位次。

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以今年7月为例,微博的人均单日启动次数为8.72次,超过抖音和小红书的6.33次、5.24次,但不敌快手的11.69次。

互联网观察人士指出,互联网时代,用户的使用时间是各家必争的重要资源,谁能抢到更多的用户使用时长,谁就更有希望能抢到背后潜藏的商业机会,因此各个平台都希望能跟用户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,以保持粘性,便于进一步推进商业化的进程。

折戟短视频,难再造爆款

实际上,近年来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兴起,互联网上传统的图文社交平台正面临着巨大的冲击。为了应对市场上日益激烈的竞争,微博并非无动于衷,曾推出多款产品应战。

早在2013年,微博便对打造出秒拍的一下科技进行了投资,占到了短视频赛道的先机,彼时的快手只是一个GIF制作工具,抖音更是还没有出生。2016年,一下科技又推出以明星对嘴出圈的小咖秀。然而,秒拍、小咖秀两款产品在短暂的吸引了一波热度之后,便失去了后劲。

雷达财经注意到,目前微博已将底部导航栏的一级入口进行了调整,将此前“霸占”第二栏的视频号更换为了超话;而之前推出的进军短视频领域的星球视频也于今年6月重新升级,以星球App的形式回归,不过改版后的这款软件被外界评价更像“自立门户的超话”。

Previous post 丈夫偷光存款和情人私奔,31年后通知妻子去医院交钱,会有人管吗
Next post 哈维:我们有机会取得更多进球 5个换人名额对教练而言是优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