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偷光存款和情人私奔,31年后通知妻子去医院交钱,会有人管吗

丈夫偷光存款和情人私奔,31年后通知妻子去医院交钱,会有人管吗

资料图

杨恒茂在工地突发脑梗,被工友们紧急送往医院抢救,可ICU病房不是开玩笑的,没多久就把积蓄花了个底朝天,还欠了医院一万多。

没钱,随时会停药!

资料图

调解员正在一遍又一遍地开导60岁的杨春琴:“不管你认不认他,从法律意义上讲你们没有离婚,就是合法夫妻,丈夫如今躺在医院里,你就有照顾他的义务和责任”。

杨春琴则是一边痛哭,一边不住摇头:“我不要他,我不认他”。

儿子杨海涛也表示:“打记事起,我就不记得自己有个父亲,现在突然间要家里人去照顾他,这不是笑话吗”?

一旁的邻居也在帮腔:“老太太一辈子太苦了,她老公就不是个东西,不值得同情,活该”!

都说: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生死相依同到老”,究竟发生过什么?就连局外人都如此义愤填膺。

资料图

杨玉琴,河南偃师人,30多年前经人介绍嫁给了隔壁回龙湾村的农民杨恒茂。

当年结婚可比现在简单多了,有地种、有余粮,就算是柴房都没人挑剔。

丈夫不爱干活儿,说白了就是有点儿懒,可他脑子好使,那时候村里还有集体的罐头厂、饮料厂,丈夫杨恒茂就在厂里做销售,天南海北地到处跑,把种地、照看老人这些琐事都丢给了老婆。

做生意,杨玉琴一窍不通,小学都没毕业,可要是干点体力活却毫不含糊,每天手脚不闲的忙里忙外。

婚后的几年里,杨玉琴先后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虽然负担重了,但丈夫的事业却迎来了小高潮,不仅翻盖了家里的土坯房,还买了一辆幸福牌的摩托车,在当时这可是人人羡慕的生活,都夸杨玉琴有福气。

资料图

为了扩大业务,杨恒茂还在周边的县城都设立了办事处,每天起早贪黑的忙碌,10天半月也难回去一次,杨玉琴则在家里当起了贤内助,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本分。

直到几年后,村子里开始传出了杨恒茂的风言风语,有人常见他带着漂亮女人逛街、下饭馆神情亲昵。

有人劝杨玉琴留个心眼儿,别到时候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,可杨玉琴能有啥办法,她性格软弱保守,加上当时离婚可是件很丢人的事,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可往往好事一说就没,坏事一说准成。

不久后,杨恒茂偷走了家里的积蓄,一分钱都没有给孩子老婆留,从此人间蒸发。

杨玉琴发了疯一样到处找,最后从杨恒茂的一个朋友那里打听到,丈夫带了一个漂亮的外地女人跑了,两人在一起都好几年了。

杨恒茂的老父亲拄着拐杖站在村口大骂儿子不是东西,连急带气回到家后就一病不起,杨玉琴还劝道:“爹,他也是一时糊涂,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”。

“回来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”,老人气愤地说。

一年、两年、五年、十年,直到老爷子驾鹤归西,杨玉琴满头白发也没等到一点消息。

“那时候是真苦,一分钱都没有”,杨玉琴流着眼泪说。

大女儿五岁,儿子两岁,除了种地每天就是扛着蛇皮袋子出门捡垃圾,到山上刨点地丁、知母之类的常见药材卖点钱。

很多人都劝杨玉琴:“趁着年轻再找一家吧!有人分担生活就不会那么苦了”。

可杨玉琴总是摇头,一来还希望丈夫能有一天回心转意,二来又怕孩子小到别人家会吃亏。

可一个农村妇女,注定扛不下这一切,两个孩子也都早早辍学,到处下苦力挣钱。

村里人指着杨玉琴家的房子跟调解员介绍:“这些都是前几年老太太捡垃圾给儿子翻盖的,就为了能给他取个媳妇儿”。

30多年的风霜,让杨玉琴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很多,由于舍不得吃药,这些年的风湿病愈加严重,一到刮风下雨就疼得下不了床。

资料图

据知情人透露,当年的杨恒茂可谓牛气冲天,仗着口袋里有两个钱,每天花天酒地频频出入歌舞厅,后来搭上了一个比他年龄小很多的漂亮女人。

为了得到女人的青睐,杨恒茂经常送她一些名贵首饰、服装,还替女人的弟弟在老家盖了新房,后来钱花完了就想到了家里的存款。

资料图

那时候色迷心窍,全家老小都抵不上情人的一颦一笑,他们一起跑到外地双宿双飞的开始享受人生。

可钱很快就花完了,杨恒茂一心想东山再起,女人却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,轻蔑地一笑转身潇洒离去!

很多机会都是仅有的一次,错过了就不会再有。

资料图

杨恒茂从此人生就像拍扁的沙滩,被现实一脚一脚踩得粉碎,到处打工挣着刚够温饱的工资,不知不觉已至花甲之年,连工地都快没人要了!

某天早上,刚想上工的杨恒茂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跟着就一头栽倒在地。

工友们七手八脚把他送到医院抢救,可随着病情的加重他被转到了ICU病房,每天的花费都在2000左右,没几天就把存款花完了,到如今欠医院的帐都有一万多了。

资料图

医院下了最后通牒,如果不把费用交清就只能停药,于是,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一个电话打到了回龙湾村村委会。

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杨俊芳、杨海涛姐弟俩都整懵了。

“爸爸”这个词,我觉得只有书上才有的称谓,我可能写都不知道咋写,毫无概念的杨海涛刚开始一脸的不以为然,但看到母亲的样子又开始严肃起来。

资料图

调解员又慷慨激昂地对杨玉琴晓以大义:“他可以不仁、我们不能不义,医院不是慈善机构,你不把钱交够,他可能随时会停药,现在杨恒茂的病情十分不稳定,到时候肯定会不利于下一步的治疗”。

资料图

但调解员可能忽略了这个男人对家庭造成的伤害,不管怎么说,杨玉琴都是坚决地摇摇头:“我不要他,我也不认得,我们各走各的,30多年了,哪怕你打过一个电话寄过一次钱,就算不给我花钱,好歹让子女们知道还有个爸爸,我也不至于这么绝情”。

她的态度很坚决,绝不认丈夫。

这下医院也陷入了两难境地,本来是想让调解员动员家人结清欠款。但现在不管是老的、少的对这个“从天而降”的男人都似乎并不感冒。

调查员只好再次对杨海涛做工作,这下儿子也犯了难,一面是拒绝爸爸的妈妈,一面是急需治疗的爸爸,自己没有文化,就靠外出务工挣钱,可如果把父亲接回来就没有办法再出去工作,家里也就断了收入。

邻居们也表示杨海涛能有今天,30多岁还娶不上媳妇儿全都拜他父亲所赐,就算躺在医院里没人管也是咎由自取。

资料图

这次就连村委会主任都觉得杨恒茂这么多年来对父亲不孝、对妻子不忠、对儿女不爱,完全就是在为自己活着的行径太过卑劣……

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但一个人如果活到天怒人怨、众矢之的的份上,那是非曲直也就清晰明了了!

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

Previous post 德拉季奇:东契奇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 他是个天才球员
Next post 微博面临前狼后虎,还能战否?